戏曲吸引年轻人情感相通是关键

昨晚,北京京剧院创作的小剧场京剧《玉簪记》和上海昆剧团创作的昆曲《一片桃花红》同时在中国戏曲学院和北京大学公演。

昨晚,北京京剧院创作的小剧场京剧《玉簪记》和上海昆剧团创作的昆曲《一片桃花红》同时在中国戏曲学院和北京大学公演。同为古老剧种面向年轻观众的一次创作,同为青春爱情的主题,甚至连花旦、小生、老旦、老生的行当设置都很相似,剧场内有笑声,有掌声,也有不解和疑惑,它们反映出一个共同的问题,传统戏曲吸引年轻人情感相通很关键。

《玉簪记》是北京京剧院推出的第三部小剧场京剧。他们充分运用小剧场这一深受年轻人欢迎的演出形式,改编整理传统经典,用现代人的理念视角重新解读经典,收到了不错的效果。

昨晚演出的《玉簪记》为明代高濂所作的传奇。这一次他们大胆将发生在佛门净地的爱情故事还原人性主题,着力描绘青春少年潘必正与小尼姑陈妙常的爱情之美。导演徐春兰说:“是经典的存在给了我们重新解构的可能,虽然主题是新的,但是观众欣赏的是传统京剧表演艺术的神奇之美。”剧中《秋江》、《琴挑》、《逼侄赴科》等段落充分展示了圆场、踢靴子等传统技巧,让不少观众很是惊讶,而最让他们开心的还是古代人对于爱情执著、勇敢又带点傻傻憨憨的表达方式。

《一片桃花红》同样采用了从人性出发,摒弃政治地位概念,写人真实情感的创作方式。该剧编剧、著名剧作家罗怀臻说:“青春昆曲不是年轻人演昆曲,而是演年轻人的情感故事,要和他们有沟通、有共鸣。”要让发生在战国时代的爱情故事感动今天的观众似乎不太容易,但是它从另一个层面触动了观众。剧中齐王两次利用了少女钟妩妍的情感,最后竟以钟妩妍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了江山社稷,虽然他表达了悔意,但是许多女观众却愤愤不平。“齐王这样的男人还活什么劲呀!”一旁的罗怀臻笑了,他说:“观众已经把自己的情感融入了剧中,台上演的不再和她没有任何关系,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。”

在文言戏文中融入现代汉语,成了许多传统艺术为接近年轻观众而“故意”做出的一种姿态,但是这个尺度应该把握。

《一片桃花红》中战国人口讲“心灵美”、“拥抱我”,《玉簪记》中大喊“Iloveyou”,甚至还有《泰坦尼克号》的音乐,让人感觉在搞笑,似乎失去了昆曲、京剧内在的含蓄内敛之美。

上一篇:戏曲人生依依不舍 庄国乾   下一篇:中国古代有没有娱乐圈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

网站首页|梨园资讯|名家名段|戏曲人物|戏曲伴奏|戏曲曲谱|戏曲台词|戏曲文献|梨园漫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