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剧白派的唱腔发声

“气乃音之本,气动乃声发”。饱满的丹田气是白派唱腔的基础。丹田气科学的运动,合理的收、放是白派唱腔的而保证。其气蓄之丹田、作用与各共鸣腔,使唱腔效果满弓满调,沉稳扎实,吐字清晰,归韵完整。

一、丹田气为白派唱腔发声之根本

“气乃音之本,气动乃声发”。饱满的丹田气是白派唱腔的基础。丹田气科学的运动,合理的收、放是白派唱腔的而保证。其气蓄之丹田、作用与各共鸣腔,使唱腔效果满弓满调,沉稳扎实,吐字清晰,归韵完整。有些人丹田气很足,但是收、放运用不科学,唱高音时收不住,从口腔一泄而出,就将音唱炸了;唱低音时气沉不下去,就将音唱破了;中音时气托不住,声音发飘。而小白玉霜的唱腔高音不炸,低音不破,浑厚圆润、柔中有刚,是她浑厚的丹田气在各共鸣腔滚动冲击,做为托腔保调的根基。

1、如“杀庙”的尖板:“身后有人将我赶”。表现秦香莲急切逃命的状态,小白玉霜唱的急切但不仓惶、丹田气在胸腔形成气团,扎实地拖住声音逐步提升共鸣位置。“赶”字的甩腔起于胸腔2。提升鼻腔#4。在鼻腔前、中位置回荡53、53,升至颅腔5、5—。在颅腔位置保持至闭口归韵。效果是既高亢又圆润,清亮明朗,如鹤泣长空,非常有穿透力。

2、“琵琶词”中的反调一句:“草堂上饿死我的公爹婆母”,这句托腔丹田气沉入腹腔,横隔膜托住丹田气在鼻腔中运动,形成揉腔,丹田气缓缓释放,保证唱完八拍后还有余气,使低腔bupo而且深沉,表现秦香莲悲苦的心情。

3、科学的收、放丹田气,如琵琶词中的第一句搭腔“相爷呀”和第二句“华堂上夫君豪饮妻卖唱啊”,有的人将衬字“呀”唱出就觉得已经完成,将气从口腔一下子喷出,腹内也泄了气,没等唱够拍节就已经没音了,这是收、放掌握的不对。小白玉霜在衬字吐出后由泣音将气往下一砸,再从腹腔将气提起来,缓缓的释放,归韵十分饱满完整,余音绕梁。

4、行腔中出现跳进音和装饰音时,巧妙地用丹田气托住生意在各共鸣位置之间运动。如见皇姑一段中“雪里的梅花耐霜寒”一句:梅花25、76、5是在鼻腔和颅腔之间跳跃,“看看她来再看看我”一句,“再看看我”3、5.3是在胸腔和颅、鼻腔之间跳跃。虽然幅度在3、4度,但听起来圆润、委婉有力度,达到“含玉吐珠”的境界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评剧特色-鼻腔共鸣   下一篇:评剧与评戏的区别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

网站首页|梨园资讯|名家名段|戏曲人物|戏曲伴奏|戏曲曲谱|戏曲台词|戏曲文献|梨园漫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