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剧特色-鼻腔共鸣

鼻腔共鸣是白派沈强的一大特色,早期的评剧女腔高调门,尖细腔,自从加入鼻腔共鸣,使音色增加了厚度。有的人学唱白派唱腔,只使用前鼻腔,声音发闷、呆板。

鼻腔共鸣是白派沈强的一大特色,早期的评剧女腔高调门,尖细腔,自从加入鼻腔共鸣,使音色增加了厚度。有的人学唱白派唱腔,只使用前鼻腔,声音发闷、呆板。白派的鼻腔共鸣是整个鼻腔内的气息运动,根据人物感情的需要在鼻腔的前、中、后乃至颅腔运动,形成在鼻腔内的揉腔。增加感情色彩。

如“寻夫”一段第一句“千山万水来到京城”,“万”字从鼻腔前部向后拉最后冲击颅腔。“京”鼻腔中部推向前部,“城”鼻腔中部拉向后部。这样处理长处秦香莲身心疲惫的状态。

如“杀庙”尖板“身后有人将我赶”,“赶”字共鸣位置起于胸腔,提升鼻腔后,在鼻腔内前后揉腔送至颅腔。这样有鼻腔没气息运动揉出来的腔,如云团翻卷、意境深远、震撼人心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评剧特色-颅腔共鸣   下一篇:评剧白派的唱腔发声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

网站首页|梨园资讯|名家名段|戏曲人物|戏曲伴奏|戏曲曲谱|戏曲台词|戏曲文献|梨园漫话